首頁 文壇藝苑 漣水河畔

硐下扶貧散記

2020-08-28 09:41 婁底新聞網 梅國華

為落實黨中央“精準扶貧”要求,2016年冬開始,漣源市人大機關干部與貧困戶結對子,每個干部幫扶三至五戶,稱為“結對幫扶”。從此,我就和人大機關20多名干部在硐下扶貧了。

我已在硐下掛點6年。除了我的家鄉安平鎮梅家村外,我呆的時間最久,認識的人最多,感情也最深的,就是硐下村了。

硐下,成了我的第二故鄉。

一副拐杖

2017年初,漣源市人大辦主任戴光宗開始幫扶肖化球家。

肖化球女兒外嫁廣東,兒子正上大學,老兩口住在一棟陳舊的平房里。

元月上旬,村支書肖義軍帶路,我和戴光宗到了肖化球家。走進堂屋,肖義軍大大咧咧地說:“化球,梅主任看你來了。”只見茶堂房里,火爐邊,一個面色蠟黃的瘦高個老人,拄著根竹扁擔站了起來,艱難地移了兩步,微微笑著,迎接我們。坐下后,話題便從他的腳上拉開。原來,一個多月前,肖化球摔了一跤,左髖關節骨折,在醫院住了三天,動手術要三萬多元,沒錢,就出院了。我問他加入醫保沒有。他說加入了,即使政府報銷一部分,自己也要負擔一兩萬。反正老了,沒用了,不去浪費錢了。我們根本沒聊脫貧措施,因為化球行走都不方便,干活更不可能?;蚶掀耪f,家里養了十把只羊牯,他看羊牯都不行,跟不上。

十多天后,便是例行的春節慰問。戴光宗主任隨我赴相關單位走訪。掛點的硐下村,肖化球自然是慰問對象。車上放著一副精致的拐杖,肯定是光宗給化球的。我說:“光宗不錯。買這么一副拐杖,花錢不多,比那根竹扁擔強多了。”光宗說:“找殘聯要來的,沒花錢。”我說:“也一樣,說明你上了心,動了腦筋。”到了肖化球家,我沒說多話,給了慰問金后,告訴他戴主任為他弄來了拐杖?;驈墓庾谑掷锝舆^拐杖,雙手拄上,走了幾步,臉上的笑容很是燦爛。

過了一段時間,光宗與我扯談,說他母親80多歲,髖關節斷了,還做了人工髖關節置換術,肖化球只有67歲,不管怎樣,要想辦法做手術才行。我要他找找醫院的院長,需要時我再出面。

光宗找到了市人大代表集中幫扶工作隊的婁底市人大代表、漣源市民盟醫院姜浩文院長。

姜院長是全國自強模范,曾受到習總書記親切接見。他立即答應列入醫院“站立行動”幫扶計劃,負責絕大部分費用。

光宗異常欣喜,次日便到硐下村,找駐村干部,與化球夫婦一起商量,接化球到醫院檢查。

國慶前夕,肖化球置換了人工髖關節。醫院免除了三萬多元手術費用,光宗想辦法為他解決了自費部分。

化球終于甩開拐杖,站立起來,勞作在田間地頭,笑瞇瞇地在村里行走。他逢人便說國家政策好、黨的干部好、醫院醫師好,喜悅之情溢于言表。

2019年,化球夫婦先后生病住院四次。因兩個小孩都不在身邊,光宗每次都要為之張羅一番,聯系、探望、購物、接送,直到出院,同病房的人還以為是他家的什么親人。

光宗還為化球家做了很多工作,如辦理殘疾證,為他兒子辦殘疾人家庭大學生困難補助,代為申請困難殘疾人補貼,聯系幫扶企業入股分紅等等。我印象最深的,還是光宗送的那一副拐杖。

圓夢

2017年12月16日,農歷十月廿九,星期六,雖然陰雨綿綿,卻是一個宜于出行、修造、入宅、開市的好日子。運桂嶺上的袁桂華,要進新屋了。

進新屋是要放鞭炮、做喜酒,慶賀慶賀的。

幫扶干部、人大常委會委員曾達平,約村一支書李彥、駐村工作隊員陳正堯一起去喝喜酒。

曾達平的袋子里,除裝著鞭炮、紅包外,還裝著一副燙金對聯,那是她特意請人寫的。

袁桂華進新屋,曾達平比袁桂華更高興。

袁桂華曾被判刑十年,雙腿落下個二級殘疾,妻子也早早地離開了人世,孩子袁哲是跟著奶奶長大的。

曾達平記得非常清楚,第一次去袁桂華家,是7月21日。她沒有想到,運桂嶺那么高,路那么陡,那么窄。她穿的鞋跟高了一點,從村部走上去,就用了兩個小時,累得她氣喘吁吁,腰酸腿疼。更沒想到的是,袁桂華家那么窮。一間破土磚房,外面下大雨,里面就下小雨,窗戶的玻璃壞了,就用塑料布擋一下,一件像樣的家具都沒有。袁桂華不在家。只有他母親和兒子袁哲在家。小袁哲看見曾達平進門,仿佛老鼠看見貓,一溜就不見了,再也找不著。

曾達平無功而返。

幾天后,聽說袁桂華回家了,曾達平第二次上門。袁哲雖沒出去,卻像一只受傷的小貓,蜷在陰暗角落里,連頭都不敢抬一下。曾達平走到孩子身邊,拉了拉他的手,讓他站起來。

曾達平和袁桂華聊了聊,便動員他:“這房子,要翻新才行了。”

“我做夢都想建兩間新房。但身體不好,自己做不得,請人做,又沒有錢。只怕……”袁桂華搖了搖頭。

曾達平說:“可以爭取政府支持,申請危房改造項目。”

袁桂華說:“我是犯過法判過刑的,政府也有項目支持嗎?”“有!”曾達平十分肯定地說,“我來幫助申報。”

一個多月后,項目批下來了。

曾達平高興地來到運桂嶺上,找到袁桂華及運桂組組長李新招,商量如何建房。磚瓦灰砂石,一項一項算,動工至少需要兩萬元。袁桂華的眼光暗淡了,因他身無分文,無法動手。而政府的項目資金,要建成驗收合格才能到位。

“材料你是賒不到的,我先墊兩萬元。組長,你負責施工。工錢呢,等項目資金到位后再付。”曾達平行事果斷,頗有點女漢子的味道。

第二天,曾達平再上運桂嶺,把兩疊紅票子遞給袁桂華:“你數一數。”袁桂華接過票子,眼睛潤潤的。

袁桂華的房子開始動工了。

運桂嶺上的人知道原委后,交口稱贊,有人自發過來幫忙,房子很快就建好了。

曾達平催袁桂華盡快入住。袁桂華嘴里應著,卻沒個準信。原來,他要擇個好日子,才過火進新屋呢。

好日子終于來了。

曾達平、李彥、陳正堯早早地到了袁桂華家。

他們先把對聯貼好,放響了第一掛鞭炮。漸漸地,村鄰們陸續趕來,鞭炮聲綿綿不絕,響徹了運桂嶺。曾達平笑呵呵地倒茶水,打招呼,女主人一般。小袁哲從未看到他家來過這么多人,還有點害怕,便緊緊攥著曾達平的衣角,曾達平走到哪,袁哲就跟到哪,羞怯的臉上掛著淺淺的笑容……

圓了新房夢的袁桂華站在新居前,招呼客人,一臉的喜氣。幾個月后,曾達平又為袁桂華爭取到一個項目,進行家庭無障礙改造,從外到里,均無臺階,袁桂華生活更方便了。

編外隊員

我妻子龔赤萍,一段時間成了硐下扶貧的編外隊員。

2017年底,根據上級部署,每個工作人員要發動五個以上愛心人士,在中國社會扶貧網上注冊,參與脫貧攻堅,為便于考核,必須具體關注到村。我把任務交給妻子龔赤萍,她愉快地接受了任務。妻子退休在家,每天像上班一樣,要和外地的親人特別是晚輩微信聊一次天,方便做發動工作。果然,她不僅很快自己注冊成功,還發動岳母、姨姐、內弟、外甥、外甥女共11位親人注冊,關注三甲鄉硐下村,最遠的在美國紐約,北京的女兒、上海的外甥女還算近的。從此,妻子與親人們微信聊天,便多了一個話題:扶貧。

外甥女劉思詩在上海股權托管交易中心工作,負責紀檢、工會等具體事務。妻子和思詩聊天,說有些貧困戶如何困難,還發了圖片過去。思詩說,自己捐助幾件衣服,行不行?妻子說,當然行,能不能發動同事捐助一些?思詩說應該可以,答應找機會向領導匯報。

幾天后,思詩說,領導同意了,具體就由她組織。此后幾天,思詩每天都要告知進展情況。

2018年元月底,十多包衣物從上海股權托管交易中心寄到了漣源市人大辦公室。

辦公室工作人員對這千余件衣物作了分類消毒處理。

2月7日上午,我和辦公室戴光宗主任等把上海來的愛心物品送到硐下村,并舉行了一個簡短的儀式。170多戶貧困戶,在村部挑選了自己喜歡的衣服、床單、棉被、圖書、文具等物品。這些大都市來的物品,絕大部分是新的。很多女裝,連標簽都未撕下來。幾個女干部說,這樣的衣服,比我穿的還好??!

我曾經幫忙解決戶口的葉萌小妹子跟她姐姐葉丹兩姊妹,都穿上了時髦的外套,還抱了一些文具、書和內衣。肖爺爺拉著她倆孫女與我合影,臉上都笑開了花。

先天,戴光宗主任提議要我妻子參加捐贈儀式。我覺得也有道理,便鼓動她參加。妻子不去。我笑著說,記者要錄像的呢,你也上個鏡頭吧。妻子說,做點雞毛大的事,就要錄像,莫丑了我。我說,不去就不去吧。妻子說,思詩那邊,你們要寫封感謝信才行。

活動結束后,我們寫了一封熱情洋溢的感謝信,連同錄像資料,寄給上海股權托管交易中心。信的開頭是一副對聯:“雞年告捷,社會扶貧歌陣陣;犬歲迎春,家庭解困喜洋洋。”(作者系漣源市人大常委會主任 梅國華)

責任編輯:王星

返回首頁
相關新聞
返回頂部
星力正版捕鱼